DU Studio 创始人朱平接受建日筑闻采访

 
Design Union Studio 向合空间(DU Studio)的设计方法是整合设计链条上下游资源,不仅仅输出传递设计的专业水平,同时帮助业主整合其他专业,争取在每个环节都启用一流的团队去落地项目的理念,相当于用甲方的思维做设计。融合空间设计、商业策划、多媒体艺术装置等等,形成一个设计的闭环。打通设计各个环节形成无缝衔接,得到的成果才是最好的。

本期受访者
DUStudio 创始人朱平

 

Design Union Studio 向合空间不仅仅对商业空间设计师有着强专业度,并将他们的敏感性应用在早教、办公等其他类型项目中,展开交互性研究,同时还专注于材料开发。也许当你在逛商场时,从来不会停下来观察空间?

也许你觉得商业项目都存在同质化

也许当你与空间产生多媒体互动时,从来也不会想象到这是一个建筑设计团队的作品?

也许你从未注意过商业空间的设计师们

参观广州 CR8 时代广场后,我们对这个背后的设计团队 Design Union Studio 向合空间产生了兴趣。6 月某个下午,ArchDaily 主编采访了向和空间的创始人朱平。三个小时后,我们完全地重新认识了他们,他们不仅仅对商业空间设计师有着强专业度,并将他们的敏感性应用在早教、办公等其他类型项目中,展开交互性研究,同时还专注于材料开发。这是他们寻找同质化商业空间的破局方法,也是未来的新赛道。

广州 CR8 时代广场 © CreatAR Images

 

 

o1

用甲方的思维做设计

ArchDaily(韩爽):您是如何走上创业道路的?

DU Studio (朱平):2005 年从美国读完研究生回来后,我先后入职 NBBJ 和 Benoy 各 5年,如今创立自己的事务所也满 5 年,好像我的人生都是以“5 年”为一个新的阶段划分,所以每一个 5 年我都需要反思自己的发展方向。做自己的工作室也是我由来已久的梦想,希望可以更自由的把控项目设计,去实现一些属于自己的设计理念。5 年前刚好有宇通总部改造的一个机会,这也是我们工作室起步的第一个项目。

*ArchDaily = AD;DU Stuio = DU

宇通总部 © DUStudio

我之前负责的项目主要以办公和商业为主,办公项目有微软北京总部,苏宁南京办公总部项目;以及领导过杭州大厦 501 广场,上海虹桥阿里中心,白玉兰广场等大型综合体及购物中心的设计。除此之外在 SOHO 中国作为甲方任职一年期间,参与管理过 SOHO 中国上海 8 个在建项目,包括 Sky SOHO,外滩 SOHO 等,从中积累了不少项目管理经验和资源。

在做甲方项目管理的时候,我发现一个高品质项目的成功不只取决于设计,还取决于甲方对高品质的追求和对各专业综合的把控管理。SOHO 的作品即使有大师把控设计,但综合公司对造价的控制及最低价中标等体系的影响,最终很多细节的呈现也无法做到完美。除此之外,不是所有的甲方都是专业开发商,有能力综合各个专业顶级的咨询方,任何一个专业环节掉链子都会对项目产生影响。所以公司取名 Design Union,字面直译“设计联盟”,中文名 “向合空间” ,也是想通过组合一个大团队的概念,争取在每个环节都启用一流的团队去服务甲方的理念,相当于用甲方的思维做设计。甲方也很喜欢能够站在他们角度思考的设计师,这样大家串联在一起做设计,协同性会更好,综合得到的成果也才是最好的。

 

 

 

o2

Health, Human, Happy

AD:您之前加入过的团队,都是非常有设计语言的建筑团队,对您来说,现在与之前有没有设计差别,是如何选择自己的设计方向?

DU:我也希望能够找到自己的 ID,传递自己的设计理念。但思考过后,我选择不去追求语言符号的标志性,而是追求内在逻辑和理念的一致性。我们希望传递的设计理念可以用 3 个 H 来总结:

HEALTH:室内是人的活动空间,所以首先一定要保证空间内是健康的。2005 年我在波士顿拿到中国比较早的一批 LEED AP(美国能源与环境设计先锋)认证。同年主持了哈佛中国评论(Havard China Review )中国绿色建筑的一个论坛板块,深知中国大规模建筑设计的可持续发展对建筑环境的影响。2006 年回国后参与的第一个项目北京微软研发中心也以 LEED Silver 为标准。所以项目的可持续、健康的空气、材料与节能等,一直是我很关注并尽量在项目中实现的主题。

HUMAN: 以人为本一直是我提倡的设计原则。无论是商业,办公还是早教,都要从人的活动出发。另外每个项目所在的环境,历史,文化各有不同,每个项目都要考虑到其在地性和独特的文化性。比如考虑使用当地的材料,适应当地人的生活、人文习惯及特有的公司组织特点等。

HAPPY:快乐的设计在我看来有两个层面。首先在美学上,我认为空间的比例、所选择的颜色和材料至少要给人带来物理上的愉悦感;另外,我比较欣赏一些用设计传递快乐生活态度的设计师。比如 Philip Stark,Jaime Hayon。我也欣赏像 Peter Marino 那样,把艺术和设计融合在一起,给人带来赞叹与惊喜。就像我热爱书法,探戈舞蹈等多样化的艺术形式,我也想通过自己的设计,给人们的心灵深处带来美的愉悦感并传递积极的生活观。

因此健康,人文,快乐,3 个 H 组合在一起奠定了 DU Studio 设计的基础,希望在每个项目里都能有所体现。

广州 CR8 时代广场 © CreatAR Images广州 CR8 时代广场 © CreatAR Images

 

 

o3

商业项目同质化一定会死

AD:您与许多商业项目的甲方有过深度合作,比如最近与杭州大厦也有二次合作。您如何看待商业项目中同质化的问题?如何在项目中表达自己设计的独特性?

DU:首先,我认为商业项目太同质化一定会死。深挖同质化背后的两个原因:一是商业运营模式的千篇一律,这主要是商业策划团队水平不足,一味追求省心省力,跟风市面上其他高盈利项目,因此同质;二是从设计层面来说,在商业模式(与别人相似)确立的前提下,有趣的设计多数情况下都需要更高的成本。然而很多业主为了节约成本,减少设计上的支出,选择安全复制走大众路线,最终也不免会走向同质化。

那么如何避免同质化?以我们自己做的项目为例:

比如广州 CR8 时代广场的项目,甲方是比较有追求的开发商,希望做到和别人不一样,商业模式上实现与大众模式的差异化,目标是打造“策展型商业”,通过组织活动,策划运营商业主题更换,来吸引年轻目标客流。在这种模式下,一个简洁安静的画廊一样的空间应运而生。

广州 CR8 时代广场 © CreatAR Images

  • 广州 CR8 时代广场互动装置概念 © 朱平,考虑这里将来策展或者活动的多样性, 设计上做了取舍, 决定留白空间

广州 CR8 时代广场 © CreatAR Images

  • 广州 CR8 时代广场 © CreatAR Images,1F-4F 的共享空间提供更多的体验,划分成两个中庭空间:一个为节庆活动,一个为商家快闪活动。在项目开始,就策划好打卡点广告点,为以后的运营做准备

广州 CR8 时代广场 © CreatAR Images

  • 广州 CR8 时代广场 © CreatAR Images,把艺术和互动融入进去‍,西侧入口就是一个随着时间变化的大吊灯,北侧入口大楼梯有互动装置作为打卡点

杭州大厦,业绩一直是国内百货公司中的佼佼者,业主很有想法并敢于实践,我们与他们的二次合作,是去年的一个奢饰品高定区的公共区域改造。奢侈品店很多地方都有,但是集中奢侈品品牌的高定区,并用艺术策展的思路将其打造为一个具有特殊调性的空间,在国内并没有先例。所以这种思路做出来的商业一定会不一样,因为他们敢想,敢思考和尝试一些不同的商业运营概念。商业运营模式的非同质化,比空间的非同质化更高一个层次。

现在正在给他们做的是一个地下一层高端餐饮区的公区改造设计。我们也是根据客户招商方向,设计出一个外景内置的独特公区;我们的设计同时反过来影响招商团队,跟招商一起打造出一个艺术的优美公共空间和商户体验,达到消费者和谐一体的独特体验。

  • 杭州大厦 © DU Studio,这个入口,以传统卷轴画为概念, 用现代的语言诠释一个的奢侈品高定区的入口

杭州大厦 © DUStudio

  • 杭州大厦 © DU Studio,高端定制餐饮区,外景内置,以强调营造意境的手法, 极简的勾勒一个特别的商场公共环境

杭州大厦 © DUStudio

杭州大厦 © DUStudio

上海南丹路 Proswim 泳池的设计,也是一个非同质化的典例。泳池纯净的空间设计,给人以非常愉悦的感受。首先在设计概念上,突破传统的单一功能场所,融入了游泳运动之外的健身、咖啡区等功能区域。泳池与咖啡休息区直接相连,打造出一个可以举办泳池 party 的社交空间,吸引了很多网红前来打卡。技术上,业主从美国引进了 endless pool 的先进设备,这也是经营上的一个亮点。

总结来说,我认为商业项目避免同质化,除非自己有很专业的商业策划招商团队,还是要请专业的商业顾问配合,利用大数据深度分析目标客户,明确目标客户的特殊性,有的放矢,这样的商业才会有根本的不同。

Proswim 泳池 © DUStudio

Proswim 泳池 © DUStudio

  • Proswim 泳池 © DU Studio,泳池两旁独创性的做出两个坐台,使用者可以一边坐在旁边聊天一边看着孩子游泳;游泳比赛的时候,两边的座椅也可以坐满啦啦队

 

 

o4

互动性装置,有别于其他人

AD:DU Studio 的作品中经常会加入科技与互动的元素,这也是您的作品区别于其他人的独特之处,这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DU:因为我们的合伙人 Stavros Didakis 是上海纽约大学互动多媒体的教授,研究方向也是这个领域,所以我们做每一个项目都会想到融入科技和互动的部分。

比如我们之前为浙江某高端商业项目做的前期概念设计,融入了独特的多媒体设计。柱子通常作为具有结构功能的建筑元素出现,而我们通过设计将其同时作为一个装饰元素,完成了商业化的转变。作为化妆品区,我们为室内空间提出了“女人美如花”的概念,也因此每个柱子都被设计成绽放的花朵般的形态。

浙江某高端商业项目概念设计 © DUStudio

柱子体量较大,同时布置有防火卷帘,所以我们在卷帘分割的四分线上,利用空间做了一些互动试妆屏幕,顾客只需点击屏幕并选择自己心仪的产品,就可以在屏幕上完成试妆。所以我们的设计不只是要求美观,也要兼顾功能与实用,同时也要用起来很“好玩”,给使用者带来趣味性,而这又引申到我们 HAPPY 的理念。

浙江某高端商业项目概念设计 © DUStudio

AD:像这样采用商业策划+设计+多媒体互动的闭环流程去汇报和展示方案,是否在甲方面前会得到更高的话语权?

DU:这是一定的,而且有时候如果设计方能够为甲方多想一步,甲方也会很感激,双方合作会更顺畅。比如我们现在在建的金虹桥项目,初定的室内改动空间很有限,只涵盖了公共区的局部空间和天花的部分。但去年我们在做竞赛的时候就咨询过商业策划公司,所以我们的方案,是从整体出发,向甲方提出整个项目如果想要取得成功,从商业策划到整体空间要怎样去做,不只是考虑设计范围内空间上的改造。在提案时合伙人 Stavros Didakis 也提出了 Metaverse 概念的应用,当时元宇宙论刚开始流行。甲方觉得我们不仅思考的很全面,对前沿科技的应用也很关注,这些对我们后来赢得商业改造竞赛都是加分项。

  • 金虹桥 © DU Studio,金虹桥中央庭院的地面互动概念

金虹桥 © DUStudio

金虹桥 © DUStudio

金虹桥 © DUStudio

 

 

o5

可玩、可吃、可互动

的儿童教育空间

AD:说到多媒体互动,设计中的交互性在 DU Studio 早教类项目中好像有更多的呈现,是否与儿童相关的项目中多媒体互动的设计会融入更多一些?

DU:是的,国外的早教流派都有一个共同观念:顺应儿童个性的发展,以儿童的成长为中心。目前在国内流行的大多是国外的早教品牌,也是以国外的几个主流早教理论为基石,比如蒙氏,瑞吉欧等。这些流派到了中国之后,应该融合中国孩子的特征,发展出我们自己的理论。但目前在中国,还没有形成自己很有影响力的早教理论。在我对国内的早教进行研究的过程中,发现我们中国的教育界先知陶行知很早就提出了一个“生活即教育”的理念,当然也是延伸自他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导师,心理学家教育学家杜威的“教育即生活”这一理念。这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对于早期儿童教育而言,应该以生活为主,让孩子们在生活中学习。

NYC纽约儿童俱乐部石家庄中心 © DUStudio

所以我们在做 NYC 纽约儿童俱乐部石家庄中心的时候,就秉持了“生活即教育”的理念,我们的概念是在生活细节中用交互互动来教育儿童。

  • NYC纽约儿童俱乐部石家庄中心 © DU Studio,洗手台、马桶等设备上都设计安装了声控装置,当小朋友认真洗完手和冲完马桶后会有声音鼓励他,这样有利于培养小朋友的好习惯

  • NYC纽约儿童俱乐部石家庄中心 © DU Studio,入口表演的小舞台垫子下加了感应器,当小朋友在上面跳动时,会有图像映射到面前的大屏幕上,让活动变成一场对话

  • NYC纽约儿童俱乐部石家庄中心 © DU Studio,音乐教室,我们的概念是把教室本身做成一个大音乐盒,让整个房间成为一个乐器,在墙上开了很多三角形的洞和小喇叭,让孩子们在外面就能听到音乐声,产生互动

  • NYC纽约儿童俱乐部石家庄中心 © DU Studio运动室的设计,把日常进出教室这个行为本身变成一个有趣的体验。可以爬楼梯进,也可以通过正常的门

  • NYC纽约儿童俱乐部石家庄中心 © DU Studio,厨房提出了“可以吃的厨房”的概念,用装满水果的亚克力圆柱做墙体,设置奖励区,老师可以从管子里拿出水果,给平时活动做得好的小朋友作为奖励。

除此之外,我们还提出了“五感角落”的概念,因为空间有限,教育通常被局限在课室之内。我们在课室之间设置了一些玩耍的小角落,触发嗅觉触觉五感体验,这些角落可定制,可变化,让公共空间变得更有趣味性。总结来说,我们在整个空间和每个分散的小角落都制造欢乐让孩子去体验。从思考的角度,就是创造更多的欢乐和体验点,分布在空间的各个地方。

 © DUStudio

NYC纽约儿童俱乐部石家庄中心 © DUStudio

 

 

o6

未来的赛道

在材料开发和AI 介入

AD:您说过每五年是一个新的阶段划分,如今 DU Studio 已创立满五年,那么您的下一个五年计划是什么?接下来有哪些想要尝试的新的方向和领域?

DU:首先是材料开发,这是我们很感兴趣的方向,而且我们也一直都在与学校以及艺术家进行材料方面的合作。比如杭州大厦的项目,我们与来自上海视觉学院的,陶瓷、玻璃艺术家秦老师深度合作开发材料,通过一起研究和建模,已经在工厂打样做出了一款像水纹一样的金属马赛克。

就像之前提到的商业项目同质化问题,在大家功能商业模式都差不多的情况下,那么下一步从哪方面着力把设计再提升?我认为材料是否独特、有趣也是很关键的。因此我们希望定制更多自己的材料,家具,建立自己的材料库。比如之前做的 NYC 早教项目,我们从标识,软装到家具都是亲自设计,以符合其七巧板的概念。

水纹金属马赛克 © DUStudio

水纹金属马赛克 © DUStudio

另一个想要发展的方向是多媒体融入建筑空间,让 AI 介入办公,教育和商业设计,使整个空间更互动更智能。这是我们想加强的方向,以成为我们设计独特的 DNA。

金地办公接待台 © Stavros Didakis

广州 CR8 时代广场 © Stavros Didakis

最后就是与高校的合作研究,其中之一是与上海纽约大学声学研究室的合作,在 NYC 石家庄早教中心项目中,我们合作了一个 workshop,学生做了很多有意思的声学互动方案,这些想法也直接应用到了 NYC 的音乐教室中,对项目本身也有很大的帮助;以后我们还希望在多媒体领域有更多的合作。另外一个就是上面谈到的与上海视觉学院在材料开发方面的研究与合作;然后就是东华大学,因为我本人在东华大学带一些 workshop,也是他们 SCF 可持续发展创新的导师之一,未来也会与更多的高校发展更多深层次的交流与合作。

© DUStudio

 

 

o7

更高的要求

AD:最后,疫情对整个行业都造成了巨大的冲击。您对于疫情常态化有哪些思考?疫情常态化对您在做空间设计时会带来哪些影响和转变?

DU:疫情对办公和商业都有一些影响,也带来了一些变化。以办公为例,因为不能去办公室,迫使大家居家办公,各种线上会议交流变得更流行。像我们 DU Studio 在 Metaverse 上也做了一个沙漠里的圆形阶梯会议室,这就是一个虚拟的会议空间。我认为虚拟空间也会是将来的一个发展趋势。

圆形阶梯会议室 © DUStudio

但即使没有搬去元宇宙,大家也不再像从前一样非要 8 小时都坐在办公室,这会导致办公的功能布局都产生变化。笔记本移动办公,便捷的视频会议,模糊了传统办公空间的边界。办公空间,不再仅仅是给个人工作的地方,更是一起灵活合作的地方;从一个严肃的办公空间,变成开放交流的场所。同时使用者对办公的空气质量,自然元素,卫生,灵活变通性要求也更高。比如金地北京的办公室项目,我们打造了一个 Green Heart,一个“绿心”。把核心筒一圈都植入绿植,这样坐在办公室的每一个角落都可以看见和感受绿色,把办公空间变成一个有生命的、可以“呼吸”的有机体;人们在空间中,无论是合作还是走动,都可以随时感受与自然的连接。

金地北京办公室 © DUStudio

最近我们给中商数据设计的办公室,前台已经消失,取尔代之的是叠加了 hotdesk、休闲区和会议区功能的一个多功能入口区。据两位 CEO 说,那里是他们最想坐的位置。

中商数据入口区 © DUStudio

对于商业项目来说,疫情使得个人外出逛街比较困难,加上线上购物的便捷性,使传统百货越来越难以生存。虽然也有杭州大厦这种奢饰品商店,因为疫情期间人们无法出国旅游,营业额反而增加的例子。但总体来说商业项目还是要增强体验性,吸引人们重新参与进来。因此更重要的是从活动的角度出发,不停地制造新鲜感和话题吸引消费者过来打卡。就像之前说的,设计过程中要与商业运营团队共同制定方案,反提空间上的要求,看空间设计上要做哪些预留,可以增强商业的体验和互动性。随着商业场景化的发展,商业空间会越来越戏剧化,故事化,以吸引目标群体。

但无论有没有疫情,商业活动都是一直在变化的,根本还是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回到最初我们谈到的“以人为本”,去分析使用人群的诉求与特征,对症下药才能做活。

 

栏目策划:韩爽;编辑:戴乐;邵珠琦

内容,标题及版式由ArchDaily整理

转载或任何形式的引用请联系Archdaily

点亮“在看”和“点赞”,

将创意灵感放在第一位👇

 

该篇采访发表于建日筑闻https://mp.weixin.qq.com/s/UxFuu-AfeWlq7ELYZe1FJQ

分享到:

首页    新闻    DU Studio 创始人朱平接受建日筑闻采访